发胖橙

喜欢钱。

在六月份出生的小猫因为没有见过汽车所以在九月一日被来布置寝室的家长撞死了 7

    他会怎么反应?沈金逸当然想过,脸红、手足无措、语言破碎,眼神闪躲,最后吐出一句气息炙热的:“这,这样啊……”但真的见着李旦无意识地嚼着下嘴唇,闪烁着视线,一副想要逃走的样子,他还是觉得胃疼,呼吸道仿佛从内部被一点点撕扯开……

    “给我一点时间,我、我想想。”是他的回复,可……怎么看都没有一丝被接受的可能。

    “嗬,咳……好,我先回去了哈。”他回答,惊讶于自己的嗓音干涩。转身下楼的时候一个踏空,趔趄两步,余光看见李旦本能的起身、却又犹豫着缩回手的样子,沈...

在六月份出生的小猫因为没有见过汽车所以在九月一日被来布置寝室的家长撞死了 6

    “你给我这个干什么?音乐会?我那天晚上去做家教。”

    “我不用……我都说了,我自己有钱吃饭。”

    “你送我花干什么……怎么还这么贵?!”

    事实证明,追一个男孩子,尤其是不知道同性恋是什么的乡下男孩,真的有一定难度。他能无视掉一切暧昧的元素,然后说“我不需要你的同情”。兄弟!没有人会因为同情就带别人在情人节晚上出去吃饭的好吗!!沈金逸一边心里抓狂,一边被他的迟钝可爱到流泪。其他两位舍友早就从一开始的“卧槽...

在六月份出生的小猫因为没有见过汽车所以在九月一日被来布置寝室的家长撞死了 5

    那天晚上之后,沈金逸老老实实道了歉,反而把还宿醉着,头脑晕乎乎的李旦给吓得不轻,一张小脸黑了又红红了又黑,好不容易才憋出一句:“没,没事,我早不在意了。”

    沈金逸不合时宜地想,他红着脸,撒着无关痛痒的小谎的样子,好可爱啊。

    按理说日子就这样过下去了,原本僵化的关系好转,继续在宿舍里插科打诨,顺便带个饭,隔三差五出个小矛盾。来得突如其来的火,按理说也应该去得突如其来。

    沈金逸一开始就是这么想的,把自己...

在六月份出生的小猫因为没有见过汽车所以在九月一日被来布置寝室的家长撞死了 4

李旦硬生生交了两礼拜手写的程序设计作业,最终终于在助教的“暗示”下明白了自己上这课,要一台电脑。可是去哪里买呢?李旦怕自己傻头傻脑白白亏了钱,想来想去还是问了沈金逸:“哥,我把钱给你,你能帮我买台电脑吗?”

    沈金逸一句“自己网上买不行嘛”还没说出口,一回头看见他手里攥着零零散散,一看就知道没超过500块的纸币哑了声。这土老帽真拿自己当冤大头了?这点钱连个无线鼠标都买不了吧。但想起来辅导员的话,他深吸一口气,冷静些了才开口:“这些钱……可能不够。”

    李旦看看钱,再看看他,眼神顿时黯淡下来,支支吾吾地开口:“这,这是我妈拿过来给我应急看病...

在六月份出生的小猫因为没有见过汽车所以在九月一日被来布置寝室的家长撞死了 3

    考完试以后李蛋儿刚好成了年,他带上户口本和一撩材料特地跑到乡里的派出所改了个名,就叫李旦。读音没怎么变,但这至少文化点,也是他给自己的名字。一个暑假给了他足够的时间去打工,好歹攒了些学费。生活费也可以一边读书一边赚吧……他拎着大包小包的蛇皮袋闷头走,一路上被人侧目也不知道,早早的来到寝室开始铺床。寝室里陆陆续续来了人,两三个家长围着一个孩子转,忙忙碌碌地扫地擦桌子挂衣服,看得李旦一愣一愣的,只会红着脸叫:“叔叔阿姨好,叔叔阿姨要帮忙吗。”

    直到报道时间快结束了,最后一个同学才姗姗来迟,“嘭”地一下...

在六月份出生的小猫因为没有见过汽车所以在九月一日被来布置寝室的家长撞死了 2

    在村娃里独树一帜,热爱上学的李蛋儿自然是考的最好的,上了乡里最好的初中,中考成绩也是拔尖的,可九年义务制教育完了,接下来得付钱了。李蛋儿看着成绩单,呆呆地听着邮递员絮絮叨叨地抱怨山路崎岖,差点丢了件儿,心里想该如何开口。

    想了许久,他来到家后边的“机场”找到了李老头,对方正在专心致志地打磨机身,没有注意到他。他清清嗓子,喊了一句:“爹。”

    李老头这才听清,停下手上的动作,眯着眼睛转身看他:“你叫我啥?”...


在六月份出生的小猫因为没有见过汽车所以在开学日被来布置寝室的家长撞死了 1

这么神叨的一个名字,结果是富二代攻X农村受还行


    李蛋儿长大了以后才知道,李老头做的那堆破铜烂铁叫不上飞机,无论敲打过多少次都无法对称的外壳并不符合空气动力学,所以那么多架才会最终呛着黑烟砸在别人的地里。然后就会有愤怒的村民跑到他们家里来,把他们家原本就不结束的木门给砸得更加不堪一击。然后母亲会呜咽,却又在李老头因为恼怒而扭曲的瞪视下止住哭声。


    李蛋儿的童年是在父母的争吵、村里人的指指点点、和飞机的轰鸣声中度过的。


    他四岁的时候,李老头...

我黄文写爆!

碎片三

一个骑着自行车的色盲在无人的十字路口等待。
太阳很大,而风几乎是冷的。

【Fargo冰血暴】无声之歌 手语组,大概甜,大概(

歌uvu http://music.163.com/#/song?id=22378299

    那是一次很出色的任务。没有多余的杀戮,毫无防备的敌人,不拖泥带水,甚至为他们留出了一个夜晚来庆祝。看着Wrench蹲在一片血海里专注地销毁证据,Numbers翘着嘴角背着手,默不作声地陶醉于着成就感,直到看见对方把血渍无意识地往裤腿上擦,他才抓住那只手,用自己的黑大衣给他擦擦,Wrench虽然不明所以,但没挣扎。

    收拾完去喝酒?打完手势,Numbers就低下头,把自己被沾染了温热的血的手套也擦拭干净,没什么...

【弹丸论破】关于圣诞和快乐的一次简短对话 眼索左右大概,不知道怎么标cp

    “圣子诞生之日……妖风肆起,伪神信徒大开杀戒……而同谋的雪,将掩饰一切罪恶……”

    “嗯?”左右田抖抖索索地缩进毛衣里,仍在四处张望,寻找索尼娅的身影,显然是没有听清田中的发言。

    田中有些生硬地假装不在意,踢倒了不知是谁坨的小雪人,“本王问汝,圣子的追随者是否会残害一切怀疑者?本王放眼所及之处,无人不赞颂圣子降临……莫不是一切反抗之声业已抹去?”

    左右田这下听清了,稍稍认真地眯着眼,“为什么会有人不相...

《因果之鱼》漫评(上)

     想吹我家老师,所以就写了这篇。 


    概括的来说,是一对一起正经工作的表兄弟。其实因果之鱼的封面应该是图二,但个人更喜欢OnBlue一期上的首页,因为比较符合我原来对于凉一的期待,一个病娇[。而且笔触的感觉也很棒,很像席勒的大胆的色彩,一点恰到好处的污渍。但实际上可能还是封面比较合理,因为在看了这本漫画三遍以后[对我就是这么痴汉这么喜欢老师]的确感觉到……也许凉一怀有的情感憧憬占的比较多,但占有欲是断然没有的,反而是逸成……所以说两个封面的手都是一种让凉一噤声的意思么?“不要叫我...

碎片二

“胡雪滢你周考卷借一下。”
“胡雪滢这道题怎么做?”
“胡雪滢你这个思路是怎么来的?”
“胡雪滢我看不懂。”
“陆诗依你好烦。”

“陆诗依?你不听了?”
“Lucy?”
“哎,我就顺口那么一说……不就一次周考嘛,又不是一模考,就算是一模也不是二模,就算是二模也不是高考,就算是高考也没关系,高中就业形势现在也是不错……”

“你别哭……这是在教室里………”
“嗯。假哭都能吓到你。”
“你要吃巧克力吗?”
“要甜的。”
“还要听题么?”
“要。”


(然后我想起来高一下我们进行过相同的对话,哭的是我,给的是大白兔原味。)

【灵能百分百】具象化的神 律茂律无差 骨科 有病意识流向

不听BGM不给看! (没
ATOLS-キメラ http://t.cn/R7kjABB

太好了,他的神不曾离去。

影山律不明白哥哥为什么会羡慕他。“律永远是那么厉害呢。”茂夫柔润的尾音上扬,带着前青春期的沙哑,仿佛他真的羡慕自己平庸的人生一样。

律曾经仰望茂夫,而他也将永远仰望。

茂夫的确从他小时候开始就为自己展现过超能力——但仅仅是有趣的那一面。第一次兄长展现出他的力量的绝对优势……直到现在,律的心还是因为惧怕和敬畏而翕动。哥哥记得的只是父母告诉他的:律满脸血地把昏迷过去的他带回家,而他们是多少慌张。但哥哥不会知道,律抱着他的时候,只觉得他的脸像是玛利亚,肢体颤抖,心几乎快要爆炸,差点流下泪来—...

碎片一

姑娘熟稔地咽下嘴里的白液,把客人整齐地摆在一边的衣服递交给他,接过钱,舔舔指尖,捻捻散,点起来。钱并没有几张,但是姑娘还是眉飞色舞地数着,翻来覆去。

客人衣服快穿完了,姑娘终于忍不住,脸色红红的,有些羞赧,显露出少女玫瑰般的神色:“王先生,今天……我喜欢的人和我亲了!哎,这,这怎么说也是第一次,我……我怎么这么开心呢……”

客人愣了愣,毕竟可能不大习惯聊这种话题,他有些尴尬:“哎,那你明天还用这张嘴去亲他呀?”

玫瑰瞬间死去,灰色里全无血丝。女孩子的小心地把钱放进贴身的口袋,手细细地绞起衣角:“对,对……王先生你说的……那这可怎么办!啊……”

客人已经起身离开了。

【弹丸论破】 眼索左右 一辆三轮车

第一次开车,欢迎左右田厨勾搭!!

眼索左右=眼索+眼左右+索左右(?) 但是实际上只有眼左右的肉来着。

本文设定是官方爸爸特地准备的媚药梗,不用可以说不是人了。

还有,我就是那个说[左右田my angel]的智障[捂脸

如果要来个正经的结尾的话,大概就是田中非常愧疚地送给左右田一只稀有的粉红色刺猬吧[啥

http://weibo.com/2045836103/E6FRZu8wH?ref=home&type=comment#_rnd1472950834262

图片被和谐了!!!!哇哦!!


【守望先锋overwatch】受害者的包容 源藏源无差 说实话我都不是特别确定这能算cp文

被[你可以叫我哥哥,但你不是我的源氏]激发出的脑洞,所以大概不甜。


   和半藏以前的活计比起来,守望先锋的任务从不危险,只是累人。队友们在完成任务以后,就三两地散了,源氏则随同齐格勒医生去维护机体。半藏有些许地不知所措,就只是回到了宿处,静坐着等待夜间进餐和训练的开始,同时让自己的心绪平静下来……自从他接受了源氏的邀请,加入守望先锋,他就被队友们的热情和日常琐事的繁杂淹没,没了时间思考他们兄弟两人之间这样……的情况究竟应该怎么处理。可是即使脑内思绪纷杂,半藏还是抗不住疲惫,趴在工作桌上小憩了起来。  ...


【暴雨Heavy Rain】 蓝药,以及血

    因为暴雨已经冷门到一定境界了所以放心地放飞了自我。


    Norman Jayden死了。

    这位前FBI探员的尸体是被Blake发现的,在他破败偏僻的小办公室里。局长很担心联邦调查局方面会指责他们或多或少的刻薄(毕竟这房间原本是作储物间用的),但他们却只是派来了另一位探员来运走尸体,步伐匆忙。对方并没有抱怨什么,反而平添了可疑的气氛。

    Blake本来只是想就折纸杀人狂的问题和Jayden再探讨探讨。虽然他们意见分歧很大(...

……然后呢?

    许久不见的辣鸡短篇。顺便附上一个无用的小知识,我跳过五年芭蕾。


    在一个空气闭塞的出租车后座,你和朋友说起了一个故事。仅仅是为了打发时间?总之这是一个关于你的故事。


    你去补办护照,好像是为了能在假期里去你期待已久的挪威。满满一个文件袋的证件,只是以防万一。横冲直撞地填写表格,领号码,排队。然后你来到了一个穿着白衬衫的女人面前。

    洗得发蓝。

    “复...

【Undertale】社会碎片 MTT中心

BGM→http://www.xiami.com/song/2067701?spm=a1z1s.7154410.1996860142.1.rfuqgP


    机械本不应该对大麻产生任何效果。他又没有神经递质、谷氨酸、多巴胺这种乱七八糟的东西,自然也没有那一整套吸毒上瘾的反馈机制。但是,他抬手接过被良莠不齐的烟叶熏得焦黑的烟管,

    点燃。

    沸腾的响声。

    吸。...


两篇辣鸡

    她根本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去画画。

    大概是在上课的时候无聊,随便涂了两笔,被同学夸了有涂鸦的天赋吧。八成是客套和随口的,但是听上去很真诚。她听了很开心。

    之前她并没有擅长的事情,也并没有夸奖她的人。

    然后就是在课上更加经常地摸鱼,然后有一天突发奇想,“妈,我能去参加个素描班么?”她从小成绩不上不下,没什么特殊的兴趣爱好,也不参加什么培训班,母亲一听还蛮高兴的,“去,这就去。”...


【史丹利的寓言】如何自欺欺人 史丹利/旁白/史丹利无差 短 大概是OOC 一发完

    “史丹利,求你了。我需要你做出选择。我需要你的选择……这个故事也需要……”旁白哀求着,声音几乎沾染上了颤抖的泪水。“所以……你能听到我么?”


    史丹利默默地翻个白眼。吵死了……这个贱人。他明明知道他的身体可由不得史丹利自己来控制。“在电脑前的这个人死掉了!”是在那储物室结局里,他早就露出马脚了。可他还是说、说、说,一刻不停地说着,这个出色的花脸小丑,他那浮夸过头的表演引得不少玩家兴致勃勃地待在储物室里,等着收获新的结局。对于那些由脆弱得可笑的细胞组成的玩家来说也许是几秒吧,但是史丹利却是切切实实...

【怪诞小镇】 被隐藏的 虽然说是双子中心但是不是德国骨科啊

    Mabel一直想要一个哥哥,稍微有点炫酷,又会和她一起犯傻的那种。

    一个夏日的下午,她在海边捡到了一块皮。灰糙着的肥厚的皮,一点都不有趣的样子,但Mabel还是把这差不多和她一样大的皮抱回去了。

    没过几个小时,一个湿淋淋的男孩子小心翼翼地敲开了她家的门。他的棕灰色卷发颤栗着黏在他白的几乎透明的皮肤上,他的手局促地拉扯着,像是想要开口请求什么难以启齿的事情一样。 也没差多少吧……Mabel这样想着,向着他打开了家门。他的额头上有北斗星一样的印记,Mabel...

【摩诃婆罗多】留下 穷凶极恶农村AU 虽然说是无差别黑但是好像黑般度方更厉害一点。

    终于撸完了。

    难敌性格略ooc,我大概是【啊蛋总在物质条件低到这种程度的话可能是一个看上去很冷漠但实际上会不安的人吧。】的想法。其他人,我觉得,我是没有ooc的。剧情跟原著有联系。


    天蒙蒙亮地,难敌就下了床,打算赶早来锄个草。他轻手轻脚地抄起个窝头,尽量不去吵醒爹娘。甘拓丽一脸青紫油肿地半倚着土墙打盹,而持国正在用得疏烂的草席上睡得安稳。这一看难敌便晓得了昨晚夜里传来断续的抽泣声,多半是娘又嚷嚷眼神不好使,赖着不肯下地干活,免不了持国的一顿...

    你在情人的脸上看见了你父亲的眉眼。


    无可避免地,你联想到了父亲躺在你身下的场景。那自然是令人作呕的,你知道,但是你的大脑仍是顽固地,把那让你头皮发麻的场景刻印在你的眼前。顿时间,千百万种恐惧和抽搐着的神经炸裂开来。所有你对于自己卑劣下流的揣测和深夜里莫名的怀疑,都已被验证为实。你的下体突然变得紧窄干涩,他的每一次挺入,就像是被烙铁烧开皮肉,印下堕落和乱伦的印记,你嗅到了血的味道,你听见了自己的尖叫。你的情人对你突然的挣扎感到困惑,而你呢?只想逃,只想逃——...


论难敌癌的诞生

 搭配食用更佳哦!【大概http://www.xiami.com/song/2104976


“我的青春只是一场阴沉的暴雨,
偶尔被太阳那灿烂的光线刺穿;
雷电和雨水造成如此严重的破坏,
我花园中成熟的果实已所剩无几。

有谁知道我梦想中的鲜花,
在这被冲得像沙滩般光秃秃的泥土中,
能否找到养活自己的神秘的养料? ”
——波德莱尔《恶之花》

阳光毫无遮拦地散洒下来。太阳几乎是以要燃烧一切的决心让每个人都无名地烦躁起来,每个人的眼里都映着野兽般的狂乱。迦尔纳直面着夕阳,看得不真切,却也有了些畏惧。

台下百姓们的骂声是迦尔纳始料未及的。被那嚣张跋扈的王子撩拨起来的怒火已自指尖冷却,取而代之的是...

Leb 活着(Thramsay,Reek中心,原创)

http://www.xiami.com/song/1771805315?spm=a1z1s.7154410.1996860142.7.MONRmg→专用BGM!


其实我是Ramsay担莫名其妙就写成Reek中心……时间设定是改姓那晚,恐怖堡里在庆祝的样子。

    今晚对于Reek来说,也不过是另一个漫磨长夜。

    倒不是说主人改姓不是什么大事,只不过主人难得慷慨赏他的骨头被邻边的猎犬抢了去,饥饿像一个磨人的荡妇一样把他的精力全耗尽了去,现在他着实没什么心情为主人高兴。鞭痕的刺痛更化作恼人的蠕蛆,在...

非他本意

就小小的注一下……求评论求喜欢求勾搭TuT


这并非他的本意。

要是他能为自己申辩的话,也许他会尽力睁大自己那被酒精熏红的眼眶,迫切地站起身来,也许还会稍举起那把闪着狡光的面包刀,几近戏剧化地摔到地上,用委屈却又几乎可以炸到咖啡馆前厅的亮堂的声音喊道:“我只是想吃点法棍罢了!”

但是他没有,他被阿波罗那几乎可以把他燃烧成同窗口斜洒下的阳光照耀下的尘粒一般的眼神吓着了。哦那双眼睛——除了盛怒,也许更多的是失望。格朗泰尔被惊得后颈一阵发麻的同时,还不忘自嘲着:嘿你看,某位神祗因为你那疑似自杀的行为的反应可真是符合他那泛滥到银河系的责任感。

总而言之,他似乎是错过了那唯一的能为自己申辩的机...